《兰船东去》历史来来去去

《兰船东去:胡椒、渡渡鸟与红髮人的航海之旅》是一本基于史实的历史小说,横跨了荷兰对西班牙的独立战争、联合内部政商力量成立荷兰东印度公司、与葡萄牙斗争并殖民亚洲的故事。

十六世纪中叶,欧洲大陆西北方的低地区──荷兰,正经历着与西方宗主国对的八十年战争,同时面临棘手的内部形势:互有芥蒂的在上位者,尔虞我诈的六大商会。跟着《兰船东去》情节发展,看荷兰如何在政商结合以及威逼利诱的过程中,成功组织一家代表国家、制霸亚洲的贸易武装集团-「荷兰东印度公司」?然而,当为了不被迫害、保护珍贵的自由而团结起来抵抗外侮,人们又如何以团结知名,走向迫害异己的矛盾处境? 

历史来来去去

此书出版之际,我与作者仍素昧平生,社方邀我约略写几字推介给读者,欣然答应的理由,不外乐于奖掖后进,好事共襄盛举。但更严肃的原因,是想藉机先睹现代国人是如何体会与书写荷兰相关事务,看能否从中整理出大势,进而建议同好者如何在今日与未来时光中,继续强化「主体性」来思考与调整我们历史文化中的「荷兰」位置。

荷兰东印度公司统治台湾,只不过三、四十年,在荷兰三、四百年殖民史或外交史中,台湾位居相当边缘的角色,而且为人作嫁的成分居多。甚至在最近几年,国内文化界曾热烈推介过荷人学者《看得见的城市》一书,书中却看不到台湾,台湾古都府城(StadProvintia)、台湾街(StadZeelandia),谁理你啊。儘管事实无情如此,我们却无法否认,国内的文化界,甚至学界,长期以来,对荷兰却维持着一种一厢情愿的想像。

似乎是十年多以前,网路曾盛传一篇〈成功干嘛要赶走荷兰人啊〉,内容说现代「九成的荷兰人觉得自己很幸福,八成六觉得自己很健康」,暗示台湾若继续被荷兰殖民统治,情况绝对比今天好,「PS.郑成功干嘛要赶走荷兰人啊!害我工作这幺累」。曾是荷兰长期殖民地的印尼,生活就一定幸福?或许网路酸言酸语,不用太正经看待。但可能正是我们学术与文化界疏于主体性言说,才会有这种愤青语词出现。

上则网路广为流传稍前,即二○○六年年底,无独有偶,荷兰国内也有媒体报导他们採访相关学者,结论说「没有荷兰或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,也许就没有台湾或福尔摩沙(ZonderNederland╱VOCwaserwaarschijnlijkgeenTaiwan╱Formosageweest)」。很熟悉的历史语句吧,没有国民党,就没有台湾;「台湾固无史也。荷人启之、郑氏作之、清代营之」。直到今天,学术界在论述台南时,仍会惯性忽略当时活跃于台湾(Teijouan)的原住民与汉人海贼,标题大都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大员经营」,经营的主动性,全操在外来统治者手中。历史记忆,似乎无法唤起自己族群的过往光荣。

初看本书标题,读者或许会觉得作者好像也跳不出我所说的当今学术、文化界泥淖。可是,如果再仔细看,书题「东去」,是作者因留学过荷兰,他好奇一个海滨蛙鸣的边鄙小国如何为了祖国独立,船长、商人与政治家如何发挥冒险精神,突破国际困境走出自己的路。作者写作初衷,恐怕不少用意是要作为同是小国台湾的借鉴。书中的文学修辞,我个人觉得优雅,但我更有资格称讚的是,他所使用的外语文献以及所掌握的荷兰近代初期史,是合乎水準的,把此书当成是历史通俗读物之一,可也。

台湾呢?荷兰人东来台湾后,我不反对可一直再讚美荷兰人商业经营,不反对一直讲郑成功,但透过荷兰史料,再结合东亚文献,主体性地重构出那个时代其他台湾人的故事,不也很重要,是大家接下来应做的事?勉之,勉之,共勉之。

《兰船东去》有声书。序章,誓与君绝:八十年战争前夕。

书名:《兰船东去:胡椒、渡渡鸟与红髮人的航海之旅》作者:张焜杰出版社: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:2019年5月1日

《兰船东去》历史来来去去

上一篇: 下一篇: